合作刻章_合作本地刻章_合作刻章公司

合作刻章_合作本地刻章_合作刻章公司

合作刻章【★ QQ / V芯 : 2263934168 ★】无需手续立等可取,见样付款,全市包送!专业精刻各类印章,光敏印章,原子印章,钢印,橡胶章,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竣工图章,法人章,卡通章,日期章,名字章及各种签名章.

合作刻章、合作本地刻章、合作刻章公司、合作刻印章、合作专业刻章、合作快速刻章、合作同城刻章、在线刻章、合作刻章多少钱、网上刻章、电子刻章软件、合作哪里有刻章的、合作哪里有刻章子的地方、合作哪里能刻章、刻章大师。

合作刻章公司具有丰富的刻章经验。为您提供优质、快速、便捷的刻章服务,专业承接各式印章,专业刻制:钢印、铜章、光敏章、原子章、红胶章;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竣工图章、法人章、卡通章、日期章、名字章及各种签名章,仿制公章、仿制亲首笔签名章。 

我们宗旨:质量第一,用户至上; 

经营理念:诚信、服务、品质。 


Included page "clone:kz9"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Sorry, we couldn't find any images attached to this page.

第二,实事求是,从香港的实际出发,脚踏实地的研究和解决香港面临的各种问题、各种挑战。第三,与时俱进,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该改革的坚决改革,该纠错的坚决纠错,以适应21世纪香港会面临的各种挑战。第四是民本主义,任何时候都不要让政治机器空转,政治一定要落实到民生改善,包括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我相信只要这样做,香港的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6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香港国安法,我们对此表示最热烈的祝贺。今天香港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再次出发,我们祝香港的“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祝香港和祖国一起迈向新的更大的辉煌。
  我之前有十年时间是在香港大学任教,2004年刚到香港的时候,香港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2003年7月1号,香港爆发反对“23条立法”的大游行。那么,这就要回到《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本身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是维护“一国两制”宪制安排的一部法律,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1条来制定的一部全国性法律。这部法律的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制定法律来维护国家安全。但是回归23年以来,香港始终没有履行《基本法》第23条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履行的这个义务。
  原因何在?并不是因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作为,早在2002年,时任特首董建华就已发起制定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的进程,并草拟了香港《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请大家注意,条例就是香港本地立法的名称,草案里面针对颠覆政权、分裂国家、间谍等等罪行做了非常详尽的规定,而且根据香港本地很多法律学者的分析,发现这部条例中对相关罪行所规定的刑事责任并不比香港已有的法律更加严重。比如说,香港的刑事罪名条例里面,针对叛国罪、颠覆罪、分裂罪、间谍罪等等都已有相关规定,这部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只是把香港已有的相关规定汇总到一起,变成一部法律。但就是这样的一部非常温和、甚至对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惩罚力度比殖民时代相关法律的惩罚力度还要轻的法律,在香港都引起了非常强烈反对。
  主要原因在于什么呢?原因非常复杂,包括教育问题。回归以后,香港一直没有落实国民教育。在香港中小学教育中,只要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评价基本上都是负面的。而且香港的中小学老师绝大多数都是一个行业工会的成员,这个行业工会叫香港教师协会,“教协”,教协的创办者司徒华,本身就是一个“反中”人士。所以,在这样的教师教育下,香港青少年从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深深的认同感。因此,刚才张维为老师也提出了“二次回归”这个概念。
  它针对的是香港本地的一种法律理论,叫“二次奠基”。 罗沛然是香港的一位非常有代表性的律师,他自己的一本专著当中提出“二次奠基”理论。什么是“二次奠基”呢?《基本法》是“外人”为香港制定的,这里的“外人”显然指的是全国人大,但因为香港有司法独立,有终审权,所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院可以通过解释《基本法》、打造香港自身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秩序的宪法秩序。这听起来是非常专业的一种表述,实际上就相当于说司法“港独”。这种理论在香港大行其道,导致了之后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香港缺乏维护国家安全这条基本底线的法律。
  一直到去年香港爆发“反修例运动”,这个运动在香港特区政府已经明确表示撤回修例之后,反而愈演愈烈,使我们看到背后的主导性力量并不是为了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而是为了争取香港更大程度的自治。回归之后,中央对香港事务的介入可以说非常非常少,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泛民”政治派别仍想争取更大程度的自治,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就是“港独”势力在香港愈演愈烈,它背后又有外国势力的操纵。因为美国从来都不掩饰自己想把香港作为一个“反中”基地,包括美国窃取中国国家机密的一个基地。
  早在1960年代,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发布一份文件,这份文件今天已经解密了,如果大家看了这个文件,就会发现美国对香港的定位是所谓的“Free world outpost”,自由世界前哨。所谓的自由世界前哨,就是美国的前哨,作为美国策划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产党领导政权的一个基地。同时它还指出,香港是美国信息项目的基地,The base for information programs。这个信息项目听起来好像是无害的,但其实就是间谍活动。这就导致美国驻港总领事馆雇员人数远远超过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雇员人数,其中有很多是CIA谍报人员,他们的身影也出现在去年香港的“反修例运动”当中。
  同时,美国还有一些表面上看来和政府无关的非政府组织(NGO),其实背后都是受到美国政府支持的,比如著名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有观察者非常敏锐地指出,对于资助外国的反政府力量而言,NED比CIA更适合出头,因为他们要支持的是反政府力量,所以由美国的国家机构来出面就不太合适。他们有时候会通过所谓的NGO来介入,比如在香港为“反中”势力提供资助。此次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主要针对的就是这一块,所以随着香港国安法的通过,不仅是有法律,而且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这一整套机制完善起来后,香港的国家安全问题就可以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最后做一个总结,在香港回归十周年的时候,有一首歌曲非常流行,叫《始终有你》,我相信在座的很多朋友都听过这首歌,这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东方与西方的文明,在这里遇到了繁荣与安定”。它对香港的定位是一个繁荣与安定的地方,同时是东方与西方文明交汇的地方。东方与西方的文明交汇,需要有一种平等的、互利的交往,而不是一个霸权,利用香港来影响我国的内政,甚至企图颠覆我们的政权,这种局面是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的。随着国安法亮出底线,我相信香港会回归到繁荣与安定的局面,让东方与西方的文明在这里更好地交汇。
  主持人:郑戈教授,2014年“占中行动”开始,这一年您结束在香港的工作,有人开玩笑说,您那会儿气坏了,就回内地工作了。就您的观察,香港国安法对乱港势力的遏制作用有多大?
  郑戈:这个其实都不用预测,现在已经有一些非常明显的动向,表明在人大的决定出来以后,就已经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比如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不久前出售自己百亿元的香港物业,这就说明他们有很多间谍会撤回去,因为他们认为香港国安法通过以后,在香港的活动会非常困难。当然,美国也会采取一些反制措施,比如说前不久他们通过香港自治法,声称要制裁香港和中国内地参与削弱香港自治的人士,包括发签证等等,但美国能做的很有限。另外就是美国商务部长刚刚宣布美国商务部要取消对香港的优惠待遇——将香港作为一个独立贸易体来对待。这对我们经济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我们也已经做好准备,不用过多担心。
  张维为:稍早前,给香港作《民主问题与香港选择》讲座,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推动一种新的共识,香港需要解放思想。后来我从董建华先生那听到反馈,他们说非常喜欢这个讲座,确实点出一些核心问题。如果能够把这个乱港分子、“港独”分子势力清除的话,香港取得更大的共识可能性是有的。
  但是中国人做事情是有底线思维,前面郑老师也提到,香港教育系统存在的问题,不是几十年,可能上百年的问题了。过去我也讲过,香港大部分学校跟澳门不一样,澳门在回归前已经升五星红旗了,香港多数学校到回归后都不升五星红旗的,这就是一个巨大反差。这些教育就要从头开始,但我们就是啃硬骨头,该上的一定要上,而且现在这个责任非常具体,特首的班子要承担起责任,我们对具体落实情况要问责的,比方教材修改怎么做,要提出方案。

合作刻章 http://www.kezhang9.cn/hz3kz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