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刻章_昆山本地刻章_昆山刻章公司

昆山刻章_昆山本地刻章_昆山刻章公司

昆山刻章【★ QQ / V芯 : 2263934168 ★】无需手续立等可取,见样付款,全市包送!专业精刻各类印章,光敏印章,原子印章,钢印,橡胶章,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竣工图章,法人章,卡通章,日期章,名字章及各种签名章.

昆山刻章、昆山本地刻章、昆山刻章公司、昆山刻印章、昆山专业刻章、昆山快速刻章、昆山同城刻章、在线刻章、昆山刻章多少钱、网上刻章、电子刻章软件、昆山哪里有刻章的、昆山哪里有刻章子的地方、昆山哪里能刻章、刻章大师。

昆山刻章公司具有丰富的刻章经验。为您提供优质、快速、便捷的刻章服务,专业承接各式印章,专业刻制:钢印、铜章、光敏章、原子章、红胶章;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竣工图章、法人章、卡通章、日期章、名字章及各种签名章,仿制公章、仿制亲首笔签名章。 

我们宗旨:质量第一,用户至上; 

经营理念:诚信、服务、品质。 


Included page "clone:kz9"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Sorry, we couldn't find any images attached to this page.

三峡工程大江截流和导流明渠截流是迄今水利水电工程史上两次极具挑战性的壮举。事实上,三峡工程导截流是世界性难题!业内人士都知道,郑总是著名的工程导流专家。如果说,三峡工程建设,郑总贡献了非同一般的才智,那么关于三峡工程导截流的科研、试验、设计和施工,郑总则倾注了非同一般的心血。
  1997年郑总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其实,参评院士他是多次推辞的。记得我在协助郑总整理参评材料时,他多次搁下或问而不答,几次说应该让水平更高的人去评,我们只要把工程建好就行了。无奈,我们只能把郑总在工地日以继夜主持召开、并亲自撰写的研究解决各类工程问题、各种工程难题、各方面工程课题的约百万字会议纪要进行整编。当两院院士、中国工程院潘家铮副院长看到这三册整编的纪要时,非常感慨的讲,工程是靠人干出来的,而工程的灵魂是设计,设计的关键是动态优化,动态优化设计就要求工程师必须能在工地解决实际问题!
  2000年1月30日,这一天郑总60岁生日。我们想为他庆祝一下。大家一起提出后,他坚决拒绝到工地的“小洞天餐馆”摆所谓的寿宴。他说,你们的善意我心领了,我也愿意与你们分享快乐,但是为我本人庆贺生日不妥,也不要浪费钱物。晚上,就在那个平日里我们一起吃饭的工地“建设者餐厅”,多加了几个菜,订了一个生日蛋糕,费用还是由郑总自己出的,算是过了他这个“大生日”。他不在乎自己,却时时牵挂他人。每一次有机会到北京出差,郑总都要我陪着他一起看望年过9旬的张光斗老先生。张先生是原清华大学副校长,两院院士,著名的水利泰斗,为三峡工程建设和许多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做出过卓越贡献。每次去郑总都是虚心求教工程问题,每次去后也都受益匪浅,每每回到工地他都加以认真落实。实际上,每年郑总邀请到三峡工程工地指导、咨询的老先生、老工程师很多,也有的干脆就被郑总请来工地“坐镇把关”。为把三峡工程建设成一流工程,确保设计质量,即时解决建设中遇到的难题,郑总千方百计、百计千方,虚怀若谷、礼下能人,可谓求贤若渴、精诚以待。这中间,看望并求教的一应用度,以及相应补助费用、咨询费用,郑总也都从不用公款,而是自己来出。一位来工地当设计代表的老工程师一家,因为刚刚来,工地天气热,生活陡然遇到些不适,郑总抽空就去嘘寒问暖,给东送西,甚至以“常年驻守工地,不在家做饭”为由,把自家的冰箱直接搬过去。
  水利工程师常常是风餐露宿、临难涉险,或工地攀爬、泥水裹身、不分昼夜,却乐在山水间、志在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的工程。但若用一生的劳碌奔波、寂寞坚守、专心致志的全身心投入,去设计、去实现一幅幅蓝图,像郑院士如此这般在工地一生的人少之又少。郑总是水利界、工程界令人敬仰的存在,是搞清楚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的问题的人,是有着忠诚干净担当的极强主动性和自觉性的人。
  自六十年代初,从华东水利学院大学毕业后加入长江水利建设者行列开始,郑总就长期在多个工地轮守,他和志同道合的妻子高黛安相依为伴,就这样义无反顾的把家安在了陆水、乌江渡、葛洲坝、隔河岩、三峡工程工地,义无反顾的把工作当成了自己乃至“家”的全部。郑总没有业余爱好,爱好就是他热爱的工作;郑总甚至没有业余时间,有时间都是用来工作的。他在隔河岩工程工地10年,在三峡工程工地26年,他与工程相伴,以工地为家。一座座工程拔地而起,一个个家庭灯火辉煌,而郑总却在2015年6月离开三峡工程工地18平米工房的家,住进了武汉同济医院。近五年来,他进出医院接受了20多次大小不同的、各种各样的手术和3次微波消融术治疗,每一次都让他身体羸弱,但对工程建设、对三峡工程的挂牵越发弥坚。同济医院干部病房,可能是郑总这一辈子、这么长时间住过的最好的地方了!每次治疗完成,他都坚强的从病床上站起来,快速而坚决的离开这个“好地方”,回到他舍不得须臾割舍的三峡工程工地,那里有属于他的家和办公室,有建设者餐厅和建设的三峡工程,忘我的继续他时刻惦念在心头的工作。这期间,他完成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建筑物设计及施工技术》和另一部《长江三峡工程关键技术研究与实践》专著。他要将三峡工程建设的设计要点和技术关键留下来,便于今后可查可鉴。随着三峡工程的建设运行,郑总越来越不想走出这个他朝夕相伴的工地了!他独自去工地细查工程结构,也偶尔远眺工程的宏伟模样,还不时回看工程建设与设计蓝图功能。2019年 9月25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之际,刚刚接受完治疗出院的郑总,被国家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记者们赞美他是“三峡之子”!作为三峡工程建设总设计师的郑总说,“把三峡工程搞好,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只要三峡工程需要我一天,我就在这里坚守一天!”人们说:郑总对工程建设的呵护,比对自己的孩子好得多!
  家,是什么?对郑总而言,是一言难尽的一个字。我想,郑总的“家”既小又大,小,18平米就是最大;大,有河流山川,看得见水电站、大坝。对郑总而言,初心在、家就在,使命在、家就在。这是一名中国优秀共产党党员的家,这是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家!
  工程师都懂得:设计是工程的灵魂,功能是工程的价值,质量是工程的生命,此为工程大义。为了这大义,三峡工程建设者秉持着“对工程负责到底的”理念。作为三峡工程设计总成单位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及其设计院,作为三峡工程设计总负责人的郑守仁总工程师,身上无疑系有千斤重担。要把三峡建设成一流工程,设计必须一流,质量必须一流!

昆山刻章 http://www.kezhang9.cn/ks7kz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